English
您的位置: 必威官网登陆 >资讯中心>媒体聚焦>详细内容

“千年灵芝”可信吗?上海花60多年研究灵芝,终于揭开“仙草”的奥妙

来源:【www.l-ceo.cn】 编辑: 发布时间:2021-08-17 14:55:37 浏览次数: 【字体:

看“上海灵芝”七十二变。



在闵行区北翟路,有一间主营各类菌菇产品的门市部,门面不起眼,货架也很朴素,既有香菇、茶树菇等常见菌菇,又有“仙草”灵芝,最便宜的是适合熬煮的切片灵芝,一大包50元。即便烈日当头,门市部也不乏顾客,但营业员说,门市部不打广告,来的都是老客户,一年销售额在2000万元左右。

“与全国灵芝产业相比,2000万元不值一提。但大家的目标不是卖产品,而是要推动农业科研成果产业化,让农业科技造福消费者;也让农科成果走出上海,服务全国。”门市部经营方、上海市农科院旗下科研成果转化平台之一的瑞丰农业科技企业负责人严培兰先容说。

加强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是今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任务之一。在农业占比并不高的上海,种质资源保护利用与产业化结合在一起,更与科技兴农结合在一起。一株灵芝,恰是生动写照。

从“怎么种”到“种得好”

“上海灵芝”在全国赫赫有名,因为上海农科专家解决了“怎么种”的问题,将灵芝从野生菌驯化为可人工栽培的品种:早在1960年,市农科院食用菌所首任所长陈梅朋利用组织分离技术,在国内首次获得灵芝纯菌种,并培养获得了灵芝子实体,为开发利用药用菌提供了新途径。

但农科专家没有满足,而是60余年如一日地研究灵芝,解决“种得好”的问题。

课题之一,是破解灵芝的功效密码:大家都知道灵芝有利于保健,但发挥作用的是什么?通过研究,人们知道了灵芝孢子粉的价值;对农科专家来说,则意味着培育孢子粉高产的灵芝品种。

经过反复选育,上海农科专家给出了让灵芝种植者兴奋的育种成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100斤灵芝只能出产1斤孢子粉;如今,部分“上海灵芝”品种可实现1斤灵芝出产1斤孢子粉的效率。

上海没有把这些灵芝品种留在实验基地,而是推广到全国各灵芝产区。目前,名叫“沪农灵芝1号”的品种凭借孢子粉高产、抗病性强的特点,已占据全国灵芝主产区70%左右的份额。



“加强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灵芝是个很典型的案例。”严培兰说,从野生灵芝到人工种植灵芝,农科专家的探索成果还澄清了一些关于“仙草”的误解。

比如,以前人们觉得野生灵芝好,“千年灵芝”更被认为是“补药中的补药”。可科学研究发现,灵芝的生长周期很长,但不用等到“千年”,只要开始喷孢子粉,就有药用价值。而且野生的“千年灵芝”比较稀少,加上生长时间过久,导致木质化程度高、虫蛀多等,反而影响药用价值。相比之下,经过科学育种及种植的灵芝,从菌种培养到生长全过程,都已有标准规范,更有助于发挥这一传奇“仙草”的功效。

这些翔实的数据和严密的论证,有力推动了我国灵芝产业的发展。

支撑科研成果产业化

在研究灵芝种质资源过程中,上海农科专家获得了很多荣誉,“灵芝的种质资源信息库建立及其加工关键技术的研究和利用”“天然活性多糖质效控制关键技术与产业化应用”“加工专用灵芝新品种选育、推广应用及其保健产品研发和产业化”等成果,纷纷在国家级及市级相关评选中获奖。

更重要的,这些奖项变成了与灵芝相关的深加工技术和产品。

“研究农产品的目的是让更好的农产品为人类服务。”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所相关专家觉得,农业科学家既要把论文写在大地上,更要把论文写深写透,特别是把农产品的价值发掘出来。所以,市农科院组建了瑞丰企业和百信生物科技企业,致力于将围绕食用菌的科研成果变成消费者身边的商品,推动科研成果产业化。

灵芝再次成为典型案例。以瑞丰企业门市部里的灵芝产品为例,能看出“仙草”食用方式的变化:最传统的是切片后熬煮,服用灵芝水;进一步的是基于灵芝提取物生产的复合胶囊产品,吸取度更高;当农科专家发现孢子粉破壁后的吸取效果更好后,又多了破壁灵芝孢子粉产品;最新的产品,是用二氧化碳超临界技术从破壁灵芝孢子粉中萃取出的灵芝孢子油。



原来,市农科院食用菌所专家在显微镜下发现,研磨后的孢子粉出现了油滴状。实验显示,孢子油比破壁孢子粉更易为人体吸取。不过,要实现这一科研成果的产业化,得有规模化萃取孢方式。于是,擅长产业化的瑞丰企业和百信企业有了用武之地,几经尝试,找到了成熟的萃取方式。接着,在上海市政府专项资金支撑下,灵芝孢子油生产流水线顺利投产并完成验收。如今,这一流水线可年产8吨灵芝孢子油,走通了灵芝孢子油的全产业链。



正如上海将“怎么种”“种得好”的经验推广到全国一样,灵芝产品的深加工方式也没有停留在上海。通过瑞丰企业和百信企业推动,外省市有不少企业借助上海的这些成果和技术发展灵芝产业,相关深加工产品的年销售额已达数亿元。

农科成果赋能“大健康产业”

基于“上海灵芝”的研发成果,农科专家举一反三,一边继续优化并拓展灵芝的应用场景,一边“复制”到其他农产品上。

“传统的灵芝切片熬煮并不是说被淘汰了,有些品种仍旧适合这样食用。特别是眼下‘养生茶’得到多年龄段消费者的认可,这鼓励大家和农科专家一起研发新时代的灵芝茶。”在门市部,有供消费者体验的鹿角灵芝茶,是用形似鹿角的灵芝品种切片后制作的。

原来,部分消费者觉得传统的灵芝片熬水味道较苦,口感不好。农科专家针对这个意见研究,发现影响口感的是灵芝分化的部分,而鹿角灵芝品种具有不分化的特性,将其切片泡茶,苦味大大减轻,又能满足消费者随时随地的养生需求。于是,用鹿角灵芝制作的养生茶产品顺利诞生。

还有,将灵芝深度利用技术“举一反三”后,基于猴头菇的猴头菇片、猴头菇精粉及干粉,基于大麦嫩苗的大麦若叶固体饮料等也相继上市,成为大健康产业的一部分。

“农业科研工作贯穿了从种子到种养、加工的全过程,目标不是为了科研成果、荣誉,而是为了服务百姓。”市农科院院长蔡友铭说,不能把这些成果藏在实验室里,而是要变成产品,既服务市场,又经受市场的检验。这样,既能充分挖掘农产品的价值,更能发挥科技成果的辐射效应,让上海的“小农业”服务全国的“大农业”。


分享到:
【打印正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